页面载入中...

“新九叶诗人”诗作首次结集问世

  除了地球即将面临的各种风险,霍金更关切人类正在创造一个毁灭自己的怪物:人工智能(AI)。

  2017年3月,霍金在接受英国《泰晤士报》采访时再次发出警告,“人类需要控制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兴科技,以防止它们在未来可能对人类生存带来的毁灭性威胁。”他还说,“自从人类文明开始以来,侵略便一直存在,往往出现在相对具有生存能力优势的不同群体之间,而未来人工智能进一步发展便可能具备这种‘优势’”,霍金解释自己的警告时说道,“他们本身也是生根于达尔文的进化论之中。因此人类需要利用逻辑和理性去控制未来可能发生的威胁。”

  梁山灯戏的唱腔音乐主要有胖筒筒类的灯弦腔、徒歌类的神歌腔和俚曲类的小调,其中“梁山调”灯弦腔比较独特。梁山灯戏的表演特点为“嬉笑闹”与“扭拽跳”。其剧目相当丰富,总数在两百种以上,最具代表性的有《吃糠剪发》、《送京娘》、《湘子度妻》、《请长年》等,这些剧目大都改编自民间戏曲或民间故事。灯戏表演采用方言,唱词通俗自然,生动活泼,极富生活气息。此外,由于灯戏的娱乐性很强,情节夸张,矛盾突出,嬉闹诙谐,所以演员们表演起来往往动作夸张,带有舞蹈的特性,深受当地群众的喜爱。节庆盛会或者红白喜事,老百姓们总离不开灯戏。

  川北灯戏明代开始流行于今南充的阆中、南部、仪陇、顺庆等地,与其他地区的灯戏一样,它也经历了由提灯、挂灯、玩灯、舞灯到灯戏的发展阶段。川北灯戏演出形式生动活泼,内容多歌颂正义,鞭挞丑恶,寓教化于嬉乐之中。其剧目一般以喜剧、闹剧为主,正剧、悲剧题材也多用喜剧表现。川北灯戏的表演粗犷简洁,诙谐通俗,载歌载舞,妙趣横生,唱词质朴健康,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。因小戏多、喜剧多、闹剧多,故丑行在川北灯戏的表演中占有特殊地位。灯戏的丑行有男丑、女丑之分,男丑又叫小花脸、三花脸,女丑又叫彩旦、摇旦、婆。丑既扮反面人物,也扮正面人物和中间人物。在众多灯戏剧目中,半数以上少不了丑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“新九叶诗人”诗作首次结集问世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